当前位置:www.kb88.com > www.凯时娱乐.com >

既缺场地又没时间 上班族的健身枷锁

既缺场地又没时间 上班族的健身枷锁

1、搜索结果页面说明A.搜索结果统计信息:这是有关搜索结果数量,以及搜索时间的统计;B.新闻标题:该新闻的标题;C.新闻出处:该新闻的原始发布网站及发布时间;D.搜索结果显示方式:按焦点排序:点击此链接后,搜索结果即与您搜索主题最相关且最近的新闻排在最前;按时间排序:点击此链接后,搜索结果即按时间倒序排列,最新的新闻排在最前;E.新闻图片:该图片为新闻正文中包含的图片;F.发表/查看相关留言:可在相关贴吧中发表或查看相关留言与其他网友进行交流;G.新闻摘要:该新闻的相关摘要,方便您阅读文章内容;H.更多搜索结果:查看更多新闻搜索结果(搜索结果仅仅显示前760篇);2、浏览页面说明A.新闻导航:百度新闻共有十三个大分类“国内、国际、财经、互联网、房产、汽车、体育、娱乐、游戏、教育、健康、科技、社会”,每个大分类下还有更多的子分类新闻,点击相关链接即可浏览各个分类中的新闻浏览界面,在各个新闻分类中,百度为您提供了该类别中最热门的新闻;B.个性化新闻: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定制个性化的新闻内容,包括选择您所感兴趣的关键词相关新闻、您所关注的地区新闻;C.焦点新闻:从各类新闻中为您精选的当前最热门的新闻;D.更多小栏目:页面右侧还为您设置了不同类型不同内容的新闻,全面满足您的浏览需求;E.分类新闻:为您推荐的各种类别的最热门的新闻。

既缺场地又没时间 上班族的健身枷锁

▲郑州市民在原郑州市电力高等专科学校的一处乒乓球场地打球。

   新华社发  在北上广这样寸土寸金而又健身需求旺盛的一线城市里,健身场地设施本就不算充足。

对于朝九晚五,间或还要加班出差的都市上班一族而言,健身机会更是来之不易。

每一次健身都像是一场在距离与时间的夹缝中艰辛游走的磨炼。  6月18日,中央电视台体育节目主持人、嘉友跑跑团创始人于嘉发了一篇朋友圈文章《月坛体育场,待你重开,咱们再来!》。  身为“健身达人”的于嘉1992年开始打篮球,2012年开始系统地跑步,月坛体育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他运动健身的“大本营”。当年,于嘉家住玉渊潭,在位于复兴路的中央电视台上班。之所以选中大约4公里之外的月坛体育场,是因为那里是相对最近、最方便的健身场所。  月坛体育场因为翻修暂时关闭之后,于嘉找到了比月坛体育场远1公里多的北京建筑大学。本来,他看中了稍近一点的外交学院,但是那里的场地被封闭起来,没有学生证不能进。  “场地真是供不应求。作为一个普通的健身者,我不太注意那些人均场地面积的数据,我的感受是身边哪怕是需要花钱的场地都不好找。附近像八中、四中、奋斗小学有篮球馆,但就只有一块场地,根本租不上。像月坛体育场这样对外开放的公共场地,真的是太少了。”  前一段时间,于嘉组织了一个跑步训练营,与位于夕照寺街的北京市第五十中学合作,定期在那里跑步。“我们跑团的好多人可高兴了,平常他们哪有机会在田径场跑步啊”还有一次,于嘉有机会到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田径场跑步,当看到华丽的灯光映照下的夜场和环保材料铺就的跑道,见多识广的于嘉差点没高兴哭了。  尽管场地难找,但在于嘉看来,自己相比嘉友跑跑团中的很多人已经算幸运得多了。因为职业的关系,他的工作时间有弹性,对着装的要求也没那么严格,经常穿着裤衩跑着就去上班了。但是,他的嘉友跑跑团中有不少人是公司白领,工作强度高、时间长、会议多。他们要想跑步,只能早上6点半开车到单位,找个跑步机跑15公里,然后开始干活。  然而,能够找到一个营业时间早的健身房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在宣武门附近上班的王女士就为此所困。“附近的健身房营业时间太晚,早8点才开,没法在上班前活动下。”  上班之前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健身,上班期间没可能健身,下班之后和周末即使不用加班,也会赶上健身“高峰”,大大小小的健身场地基本都是人满为患,“错峰健身”对于上班族而言只是一个知易行难的概念。  国家体育总局此前发布的《2014年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公报》显示,“没有运动的时间”是制约人们参加体育锻炼的主要障碍之一。在这份调查中,20岁及以上人群中,因为“没时间”而不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占比最高,为%,其他依次是“没兴趣”、“缺乏场地”、“惰性”等。在所有20岁以上人群中,20到39岁年龄人群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百分比较低,30到39岁年龄组仅为%。  无法摆脱时间枷锁的人们只能像于嘉一样,在健身场地的距离上花心思,尽可能减少路程往返的时间成本。  长沙的传媒从业者高玲(化名)说,没时间、缺乏氛围是她在健身中遇到的难题。  “都市人工作较忙,工作压力较大。有点休息的时间,常常是睡睡觉、陪陪家人、搞搞卫生。身边很多人都办了健身卡、游泳卡,但多数都是浪费了。”高玲说,“浪费过几张健身年卡后,我总结的经验就是如果要办健身卡,健身房得在家附近,步行十分钟能到的地方。但凡需要开车或者坐车,基本一年难得去几次。”  在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看来,解决上班族健身锻炼的难题,关键要加快社区公共服务体系的建立。  钟秉枢说,“但是目前社会上并没有很好地提供‘社区人’所需要的社会公共服务,大部分社区都没有建立起相对完善的文化体育服务设施,同时也没有相对完善的社区活动的组织。小区只有健身路径,只适合一般中老年人活动一下,既不适合放学回家的青少年,也不适合上班一族回家之后的锻炼。”  “完善群众身边的健身组织,建设群众身边的健身设施,推进社区健身设施的改造升级,是解决上班族健身困局的关键。”钟秉枢说。  也有人在健身场地设施的不便和稀缺中发现了商机。今年25岁的太原小伙刘鹏刚刚和朋友改造了一个一块半场地的篮球馆,最近忙得不可开交。经过前期简单的磨合,现在已经开始收费了,200元每小时的半场费用,并未阻拦住众多篮球爱好者的脚步,得提前预订。  曾经是山西大学校队后卫的刘鹏,在大一开始就和同学创业搞篮球培训。虽然刘鹏2014年才大学毕业,但是培训已经做了五六年了,带出来了3000多名学生。在培训的过程中,场地问题成了刘鹏难以绕过的坎。  “干了五六年,换了十来个场地,因为太原的室内场地一直特别紧张。私营的很少,一些事业单位、国企、现在新建的大型小区有不少球馆,但都不对外。”刘鹏租过学校、酒店篮球馆,但都难以长久。  “看你干得好,就涨价或者撵你走自己干。”去年有个场地竟然涨了三四倍的价格,为了市场和品牌,刘鹏赔钱坚持了一期,最终刘鹏决心拥有自己的球馆。他和一名教练朋友,在太原的老城区青年路附近找到了一个乒乓球馆,签了个长期合同租了下来,改造成篮球馆。  “房租一年一付,第一年的房租加上改造费用花了80万元左右,现在每天灯光等维护费用1000多元。”刘鹏并不担心赔钱,附近是老城区,居民多,但体育设施少,像样的室内球馆基本没有,不愁没有来打球的人。而且刘鹏租下了20多个车位,配套设施、区位优势、场馆情况,都是优势。 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认为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都市人群的健身需求也呈现出个性化、多样化的趋势。在满足基本公共服务方面,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。而要满足个性化、多样化的需求,应该充分地激发市场和社会的力量。   (执笔记者吴俊宽、王镜宇、谭畅,参与记者肖亚卓、周勉、林浩)。